<
2018
>
上一篇

Lab1
下一篇

湘潭大学2018高校运维赛wp

2018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写年终总结,可能是我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开始变得老成了,不过想一想好像自己今年也22了,好像确实在从哥哥向叔叔一步步迈进了。

我想2018年里面我还是经历了很多的,有很多东西想说的,但是真正说可以写出来的,可能到了眼前就忘了,剩下的可能就是一些不连续的奇怪的印象。

科大的记忆到了三月份就画上句号了,可能三年前那个二期士官给我别上肩章的时候打死也想不到我的退伍仪式就只是对着全队的战友吹了一通牛逼。回去的时候我就在想,真的结束了。

都说什么痛苦的经历到最后肯定会笑着说出来,是这样的,我看着科大的黄本子里页框的边边角角写满了当时的激进的想法,对连干,对制度,对自己,读着读着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二时候躲在闷热的箱包房里一遍一遍对着我的平板练着口语。

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别人退伍之后都是保持着很好的生活作息,或者叠被子或者早期跑步,而到了我这里就是失眠。这个问题直到我在五月份回到了科大才明白,原来部队留下的的烙印并不像发的被装一样统一,我只是习惯了部队的硬床板水泥地,还有室友震耳的鼾声。

大多数搞安全的都是野路子出身,我觉得我也差不了多少,虽然说是科大的计科专业,但是指挥类的培养模式和课程安排,我一直觉得我在上假大学。从17年10月末到现在,学习二进制也一年多了,也怪我平时得过且过,学艺不精,懒癌晚期,比赛也总是随便看看,没思路就过,真正投入的并没有说多少。

可能真正转变的就是在夏令营回来后吧,有幸被大佬赏识加入了lilac,从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说认真的刷题,跟着国际比赛的路子摸索。那时候晚上满脑子都是十六进制码,满脑子都是内存怎么怎么管理,哪里又有什么什么问题。

同样也是有幸代表xman参加了决赛,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有幸和那些平时参考的博客的博主同台竞技,看到了之前的优秀的学长,还是很开心的。和轩哥天舒聊天的时候也感觉,这几年,没白坚持。

慢慢的开始组织湘大网安的建设,从零到一,从无到有,慢慢的也开始被称呼大佬,很想说继续干下去,很想说看着湘大的队伍成熟,不知不觉就到了年底,也是迫于学业压力,也要着手准备考研,19年的话就要退居二线了,还是很不舍。看着雅礼中学十四岁的参赛选手,感觉自己学的还是太少,要在这种技术领域做好的话,还是要站在潮头。

你说未来是什么样,谁都说不准,几年前家里感觉的体制内的铁饭碗,也是跟着政策摇摆,两年前压轴的堆题目,放在现在比赛也是不够看。总是说什么用辩证的眼光看问题,但是你说明天怎么样,谁知道,哪那么多人生大道理,干就完了。

Top
Foot